三年前的今天,我們的狗兒子呆寶,暱稱呆呆(發音為歹呆),永遠離開了我們。此刻,我終於將當天寫下的日記打好字,在把回顧傷痛的過程當作一種療癒的同時,也發現牠其實教會了我面對生命的最重要的一課。

CIMG1174  

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上午6:40,呆寶嚥下最後一口氣,走了。

前天牠去寵物美容店洗澡(我們暱稱「上學」),據老婆說原本都會抗拒的牠,這次沒再對著來接送的小弟發抖裝可憐。雖然不同於以往,但也不能說有什麼反常就是。晚上我下班回家也覺得牠有點無精打采,但這也有可能是牠偶爾的「放學後憂鬱」症狀,通常過一陣子就會好。倒是得知呆寶中午散步時沒便便,晚上我帶去散步時又沒便,而且有些遲緩,就覺得有些不對勁,囑咐老婆明天多注意牠是否便祕或生病。

果不其然,昨天中午在公司,就接到老婆簡訊說呆寶吐了一灘黃水。連忙趁空檔奔回家,趁中午動物醫院休息前帶去看醫生。剛由老婆帶去散過步的呆寶還是沒便便,而且舉腳尿尿時竟然腿軟而不得不改成四腳站立,看樣子肯定是有問題沒錯。而且看牠沒吃多少乾狗糧,連最近早上都會去吵馬麻要抱上床的習慣動作也沒做。(這麼一說,前天晚上吃宵夜時牠也懶洋洋沒來拜託討零食,光這件事說不定就足以讓我隱約覺得要多加注意。)

中杯熱拿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